本文编写于 885 天前,最后修改于 885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第四和第五两个机制是紧密联系的,不过“食断有”由于更接近底部机制,所以首先介绍。
所谓“食断”,就是在非门前清(也就是副露)的状况下承认断幺是起和役种。对,就是那个有名的梗“荣!断幺九1000!”那个断(笑)。
在允许食断的平成麻将以前的昭和麻将,除了役牌这种雷打不动的副露役,就只能靠强凹三色、一通、对对、全带、染手这些既依靠配牌又很难做的东西了。允许食断后,才有了真正意义“可以不依赖运气,在大部分对局都可以做出的速攻牌”存在,换而言之食断开辟了日麻的速攻之道,把日麻从一个相当重视门清的游戏改为逐渐重视副露的游戏。
可是,正如上次“天井制”所说,日麻常见可做的牌是3900点~7700点,那么速攻的意义在哪呢?那就和第五机制“宝牌滥赏”有所关联。原本日麻就有宝牌、里宝牌等规定,当红5宝牌被大量采用后,这些不能起和但是会增加点数——并且即使副露也不会惩罚翻数——的小玩意儿在相当意义上值得重视。费劲千辛万苦做出的门清三色同顺2翻,价值和副露后的一对宝牌相等,那到底还有什么必要去强凹手役呢?
这两个机制的共同作用下,现代日麻成为一个非常不重视手牌形状,只重视实际点数和速度的游戏了。以最快的速度凑够3翻~4翻,我就可以进攻,如果更快的话,2翻也可以。尽管不少人可能会对宝牌滥赏有所腹诽,但我对它持正面看法——实际上这个机制并不是扩大牌手和牌手的差异,而是缩小,它让以前进攻完全看配牌的趋势,逐渐转变为“根据手牌做合适的牌型”的游戏,更为接近麻将的本质。而这两个机制正如我所说的,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不同于昭和雀,大量的宝牌可以通过断幺来兑现,和门前清的大牌分庭抗礼,而反过来,宝牌也让断幺这个薄弱的1000点役拥有了战斗力,成为tier1级别的役种。双方成为了各类副露打法的基石。
那么门清打法是如何呢?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