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后台

页面导航





做了有趣的梦

本来这个月是想先写一篇关于无血(Bloodless,《血污》的吸血鬼角色)的文章的,未曾料到首先出现了希望记录的梦境,那么就这样吧。 具体来说……我梦见我就是无血。 大概是刚清理了章节BOSS,只记得雨幕的暗城之前有什么要坍塌了。然后发生了什么对...

Read More



关于野比大雄

所以说,角色终究需要某种内在的魅力作为基底。 而现在很多的作品,空有这样的形式,最终却变成了“你其实很好”,或者干脆用开挂解决一切问题。 我反正是不喜欢那一类东西。

Read More



关于写作中的自由主义

通常我们厌恶任何团体与组织限制写作者的自由,但写作是不能无条件地自由的。 譬如说,你不可以写一篇主人公名叫阿道夫希特勒,并且他还非常善良,诸如此类。 你可以诡称这是巧合,但实际上这已经表明了作者的立场。 日本创作者经常会犯这类毛病(或许以他们的政治...

Read More



我不喜欢煽情歌

虽然我很喜欢ななひら,但我反感她翻唱的煽情歌ニーナへ。 这首歌使用“带泪微笑”的哭腔唱法,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女主人公在死去小狗身边歌唱。 在母亲再婚之后,她受到继父的家暴并且似乎还被性侵犯。 结果,她的小狗咬了继父,被继父杀掉了。 歌曲最...

Read More



写作不可能三角

语感:令行文读起来悦耳的要素。语感不足时,作品会给人感觉“文笔很差”。 逻辑:令读者理解行文的上下关联的要素。逻辑不足时,读者无法明白语句的关联性。 内容:作者想要传递的实质主张。内容不足时,作者想要传递的信息会丢失。 1) 逻辑↑语感↑内容...

Read More



特修斯之船

【按】本文成文于2005年,记录了一个梦境。 以现在的目光看文笔相当生涩,不过删掉的话一定会后悔的。 就像灰色的蛋花汤一样的天空一样。 ---------- 巨大的宇宙船离开了补给站,在星间冰冷地滑行。 在入库关卡,叉车四处游走...

Read More



鼠女士的遗物(from 鼠女士的游戏)

那一年 总之,它们已经来了。和上次一样,静悄悄的。 看看天上的云,看看这树叶,看看这到处乱飞的纸片! 就像有个人在对着已经冷掉的汤不停吹气一样,蛋花一片片潮乎乎地搅着。 这风,实在是不吉利。 说回上一次的事。他们把她烧死了,在她自己的宅...

Read More



我爸是纸板箱的皇帝

我爸是纸板箱的皇帝,他统治着纸板箱,空饮料瓶,也许还有泡沫塑料。 当他把这硕大的宝贵财富堆在他的视野中时,他是得意的:财富并非仅由其外形所拘束之物。 譬如说,当清洁工路过我家门口时,他有“不把这些纸板箱赏给这名清洁工”的权力。那么这些纸板箱除了身为“...

Read More



test!

听说有人说Markdown不能注音但是谁说我们不行呢

Read More



又和人绝交了

难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