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长时间来,我对《帝国时代》系列的情感属于典型的“又菜又爱玩”。
我喜欢重回历史召唤千军万马,或者搭建城墙城堡守护一方土地,但恼火的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赢。
奇了怪了,按说这类游戏也是以智取胜,为什么自认为打牌超级厉害的我连ai都打不过?
在这样的前提下,花钱买《地下蚁国》其实我是稍微有点犹豫不决的。
我超喜欢蚂蚁,但我RTS水平超烂,这游戏又不便宜。之前试玩的时候我就被大蜘蛛日得嗷嗷叫,不知道真买下来能不能过关,会不会变成喜加一。
会变成“突然学会了怎么玩RTS”也属于是相当莫名其妙的展开了。

顾名思义,这游戏你要控制一群蚂蚁,完成每关的既定目标取胜。
资源比帝国时代少很多,甚至比红警还少,只有食物一种,打死敌人也会给食物,人人都是蒙古,听起来很容易吼……
说实在的,刚开始从纯建设的关卡转到引入战斗机制的关卡,我就已经渐渐感觉到压力了。
这破游戏敌人攻击方向超多的,包括但不限于从洞口爬进来,四处挖洞也可能挖出一大群地居虫子,还有突然从天花板挖进来的大蝼蛄(玩帝国时代是不用担心正上方来敌的)……我刚开始玩时也不会调兵遣将,总之所有蚂蚁全部放在一队,哪儿来敌人了就往哪儿救火,到后来我可以很明确地感觉到这游戏绝不是这么玩的……但我只会这一种玩法,姑且这么玩着。
到了名叫“涨潮”的关卡,第一次引入了“地面”,好家伙,你给我分屏是吧(玩帝国时代不用担心的事情+2),不仅有不讲道理的地刺类攻击,还有突然把地面拍干净的潮水,最气人的是所有的敌人都不会互相攻击,只会攻击我,太过分了!
当时我还不知道下一关开始还有飞行单位……
从“涨潮”这一关开始,游戏就鼓励你去地面找吃的了,毕竟水能淹蚁亦能晒鱼,于是我就傻乎乎地听信游戏的指导上去啃鱼,一路给虎甲蚁狮吃了个半死不活。这帮蚂蚁,脑子不好,它不会结阵啊!每次都变成添油!每每最后我只能倒戈卸甲,赶快滚回巢穴,去周围的巢穴挖掘一下补一下食物,然后再滚回地上试试能不能去吃到一点虾米,然后又被吃得半残,无限循环……
——当时,我没有意识到,我这时不时的“残兵败将,休整一下”的自然而然产生的念头,其实就是最大的问题。
本质上,我是在把RTS当回合制游戏(或者说就是卡牌游戏)在打,“这回合状况不太好,整理一下状况,回复到完美状况再从头开始继续攻击”,这思路就不正确。
事实上我经常干的事情就是造,造,造,一波,败了,回去继续造,造,造,一波,败了,回去继续……我此前玩RTS的方法大抵如是。
尽管我有“需要使用HP更高的近战去牵制敌人,喷射蚁酸的脆皮DPS蚂蚁站在后排喷射输出”,又或者“遵循兰彻斯特方程,争取局部优势才开打,绝不打添油战”这样正确的基础战术指导,然而战术上的正确无法掩盖基本战略的失败,因此我才会打得那么狼狈。
那我后来怎么突然就开悟了呢?
人都是逼出来的。

“涨潮”的下一关叫“山丘之王”,我来稍微描述一下背景。
一片滩涂有三只蚁后,两只敌方蚁后占据了北面低地的两个蚁穴,我方蚁后占据了高地的一个蚁穴。由于涨潮会把各种生物冲击到岸上的特性,食物(鱼)基本全部集中在北面,但南面高地的好处是满月起潮最高点也淹不掉,因此再过几天等到潮水把下面两个蚁穴淹了就自动获胜了。
北面的蚂蚁表现出了我手里那些蚂蚁没有的高智慧,决心把我的蚁后宰了,把我的蚁后的“好位置”占了。
按照我常规的思路打,我估计会这么打:
在地下掏洞杀蛴螬补充食物→生成大量近战兵蚁→在地下掏洞杀蛴螬补充食物→生成大量远程兵蚁→确保兰彻斯特方程优势→开洞上去看看状况→去抢鱼肉吃→被两群蚂蚁二打一痛殴→回来路上被各路隐翅虫偷袭→在地下掏洞杀蛴螬和幼年隐翅虫补充食物→满编→再去试试抢鱼肉→打不过回来→继续挖地下→挖出来处理不了的巨大隐翅虫→顺带被对面攻击蚁穴→欢声笑语打出GG
哈哈哈。
不过这缺心眼的游戏在这一关给了两片树丛在南方蚁穴附近。上面全是蚜虫。
众所周知,蚂蚁是吃蚜虫的粪便的。同样众所周知,七星瓢虫是吃蚜虫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空军单位来袭击蚜虫。
哎?
我大脑一片空白。愣了三秒,怒从心来。
蚂蚁欺负我,你这瓢虫也欺负我?
狗日的,你下来我打不死你!
突然之间,大概是在绝对恶劣的状况下可选的选择骤然变少了,我醍醐灌顶,脑中一片清明。
我猛然间发现,我应该造的既不是近战兵蚁,也不是喷射蚁酸的远程兵蚁。
是我玩这游戏以来没造过的东西——工蚁。

我为啥不造工蚁?
因为贵游开局送7只工蚁。
工蚁有着在战损时将蚁卵移动到孵化地(相当于帝国时代的兵营)的能力,以及可以忽略不计的攻击力。同时,正如大家所知的,工蚁能搬运食物。
但是,这游戏的设定是兵蚁也能搬运食物,因此我一直以来觉得没有任何必要制造工蚁。
不对,其实我觉得工蚁也是有用的吧……但是工蚁出去采集食物也没有什么自保能力,只会被猎杀,所以我感觉,我还不如造兵蚁呢……
至于搬运蚂蚁卵,因为我一直是按“回合制”的方法玩,稍微慢一点我也就等着那7只工蚁慢慢搬了,所以我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可是在这一关开始阶段,我像是玩命一样拼命戳制造工蚁的按钮。
为什么?
工蚁便宜!
近战兵蚁50食物,远程兵蚁60食物,而一只工蚁,只要20食物!
同志们,现在我们有两大群牛,而且我们还没有牛圈。
一群狼时不时就要过来拖走一只牛,而且这个牛……起码到满月为止,是不会再生的。
(虽然按说蚜虫是卵胎生生点若虫也很正常的,但是游戏里的蚜虫就是不可再生资源!)
而且幸运的是,这个狼不知为什么,完全不会攻击采奶工。
你有300块钱,请问,你要雇佣的是日薪50的采奶工,60块钱的采奶工,还是20块钱的采奶工?
在这种简单的算术的指导下,我必须立刻开始造工蚁!
说造就造,一次19只,先往一边的蚜虫群送过去了,管它有没有瓢虫来袭击,就算当成一次性浆果丛也不可能放在那边让它被瓢虫吃光为止的啊!
然后,我又造了一件我从没造过的东西。
——食品储藏室。
游戏最初允许你存储70单位的食物,满了的话蚂蚁就不会收集食物了。
不过我总是玩命点击制造兵蚁孵化室,所以一般也不会满。
但是,当我哗呀呀派出一大群工蚁时,我头一次感觉按不过来,吃力了。
因为(基于人数)20块钱的采奶工干活的效率是50块钱的采奶工的2.5倍!
食物一直在采集!根本来不及按!
我必须立刻开始造食品储藏室!
把食物上限抬升了一丢丢后,压力骤减,我想我该开始防御了。
当正常先造了7只近战兵蚁以后,我朝着蚜虫丛派去以后,我突然意识到。
——兵蚁好像不应该收集食物啊……
不不不!我知道很让人想吐槽“这不是很明显吗!”,但这种事情并不是看起来那么明显的!
因为兵蚁无论怎么看都是工蚁的上位互换啊!
但此时因为瓢虫的存在,我才相当明显地感觉到,你丫的工作不是收集食物啊!
看着蚜虫!来一只瓢虫就给我啃咬、推回去啊!这才是我花50块钱找你的原因啊!
然后,以相当快的速度,我就凑齐了7巢穴工蚁+19近战兵蚁+19远程兵蚁+19工蚁的组合,彻底锚定了一边的蚜虫农庄,中间还击败了两波低地蚂蚁的攻击。
……哎?然后我突然发现。
这次队伍成型好像特别快啊?
……然后稍微心算了一下,我才猛然意识到。
丫我一直都在生成兵蚁来搬食物,劳动力的生产速度慢了,劳动的速度就慢了,当然蚁群成长的速度就慢了!
入夜前我半恼着又生成了第三队19只工蚁,就想着,我是弱智吗?
那么长时间来我玩的到底是什么?
RTS是动态的游戏。
地图上的资源不采集,就会消失。
早期拿不到的滚雪球优势,后期就会如同雪花一般消失。
维持不住的据点,就会变成敌人的力量。
这个游戏,一瞬间都停不下来啊!
当夜敌方蚂蚁撤退,但夜行性昆虫都出来活动了,特别是可恶的瓢虫越来越多。
游戏给我两个选择,要不回蚁穴蹲着,要不继续看着蚜虫农庄。
喂喂喂之前只是想趁着还没被花大姐吃完赶快挤奶,现在我已经完全守住了,还有让出去的道理?
我必须立刻驻扎!
说来蹊跷,我总是觉得这帮弱智蚂蚁不会结阵,添油,但是一旦不它们动而是一旦出生就聚集到某个地点就没有这个毛病了。
仔细一想被袭击总是在移动中(变成一字长蛇阵的状况),不移动就绝对不会削弱兰彻斯特方程的威力。
事实证明只要有一定数量的兵蚁结成阵型不动,根本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冲撞它们。
近战兵蚁会把敌人狠狠推回去(又或者爬到敌人的背上),远程兵蚁则是在掩护中放射蚁酸。
不如说,仔细一看,攻击绝不是蚂蚁的强项,防御才是。
……当然我说的是其中一边的蚜虫村,也就是分配了19只工蚁+38只兵蚁的一边。
另一边只有19只工蚁,被隐翅虫霍霍得一塌糊涂,蚜虫村也没守住,让我吸取了一个教训,博两兔不如得一兔。
痛定思痛我让这一队工蚁干脆加入第一个村庄守备,合计76只蚂蚁形成恐怖的阵型,甚至还从空中击落下一只瓢虫送进巢穴当夜宵,这真的是相当解恨。
随着喷射战士们逐渐升级完毕,食物逐渐抵达上限,下一个问题来了,接下来怎么做?继续造食品仓吗?
——我必须立刻造新的兵蚁!
当太阳出来后,我逐渐造了一队新的远程兵蚁出来,中途因为逐渐感觉卵从蚁后到孵化室的移动变得粘滞,我还把7蚁队和一队19工蚁队交换了,蚁穴内部的交通压力骤减。
这队蚂蚁的用途是什么?远征低地的鱼群吗?
不是!我开始清理地下巢穴,杀死其他的地下居民。
道理很简单,我的食物虽然上升没有远处那些鱼那么鬼畜,但也已经半永动意义的无穷无尽,这些食物最好的用途就是造成兵蚁。
而造成兵蚁需要更多的空间,也需要更多的食物,那请地下的隐翅虫小朋友们让出你们的座位吧。
随后,在这一队新兵蚁在地下乱杀的时候,果然发生了我担心的事情:两个低地蚁穴对我的蚁穴采取夹攻。
我之前就意识到,虽然蚂蚁擅长防御,但不擅长机动,一旦让64蚁形成阵型,这些蚂蚁就不能再调动了。
而我现在已经有了第二支军队,它们可以当作机动兵力!
此时我让蚜虫村庄的蚂蚁就地伏击来犯的一支军队,地下兵蚁队暂时停止清理地底,跑出蚁穴掩杀另一只军队。
新的机动队很快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因为空间更大,蚂蚁更多),然后合流绞力把第一支敌队全力击退。完成后再次回到地底进行地下清理工作。
末了几天敌方多次想要冲击高地,而且一直采用协同战术,最近的一次靠近了蚁后3格以内,但始终没能再成功靠近哪怕一步。
此时我油然而生的感想就是:
啊,我会了,我真的会了。
原来RTS是这样的一种游戏。就像溯游中的大马哈鱼,一步都不能停的游戏。
敌人也是如此,他们绝不会停下攻击的步伐。战机稍纵即逝。
即便如此,RTS,可真好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