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142 天前,最后修改于 137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1、

这事儿具体是怎么发生的我也不太记得了,只记得我被车给撞了。
被撞了以后,我迷迷糊糊地就感觉周围的景色变了,都是闪闪发光的,还有气泡什么的,甚至还有个闻起来蛮香的金头发的女的在我附近唉声叹气。
这我熟,这就是那个嘛,“异世界转生”。虽然撞我的应该不是卡车。
然后我睁大眼睛,哎哟把我吓得,可这也不是女神啊。
金的倒是金的,这顺溜的金毛儿,可不是一只大金毛嘛!
“你醒啦。手术不怎么成功。”大金毛说话了。
这话题可不妙!这时也不是计较这大金毛怎么用女声说话的事情了。
“你是什么人……不对,什么狗哇?”我问。
“其实你一开始猜的没错,我确实是女神来着,帮英年早逝的人转生的那种。”
“那你怎么长成这样!?”
“因为你的身体太残缺了,里面的力量不够,能让我展现的形体也就变小了。我迫不得已,只好用这个位面大小差不多,又比较合适的形象现身。”
还有这种讲究?
“不过我还是保留了一些作为女神的基本特征。”它安慰我,“瞧啊,多漂亮的金发啊。”
“再漂亮的金发,长在狗身上也只是糟蹋了而已!”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听说你们的世界,有些人吧,你懂我说的意思吧……”大金毛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鬼话。“而且你最好快点适应。不如说不快点适应可不行。毕竟你也一样。”
什么叫“我也一样”?我瞅了瞅最近的一个正在漂浮的泡泡里面的倒影,接着惨叫起来。
“我也变成狗啦!?”
“所以我刚才就说了,你的身体很残缺,剩下的部分拼不够一人份……”
“但你不是女神吗!?”
“因为你的身体很残缺,我在这个位面的力量也就受到了限制,因此也就只好凑合着拼一拼……”
这都是什么道理!
“那么为什么是柯基啊!”
“因为没有办法让你‘异世界转生’……”
“怎么,连‘异世界转生’都做不到!那要你这女神还有什么用啊!”
“因为你的身体太残缺,里面剩下的力量不够,没有办法把你送过次元境,最多只能把你移动个50米……你别总打岔呀。总之,只好把你转生成流浪狗。”
“流浪狗!?”
“对,流浪狗。我又不能凭空给你变出点主人什么的,我看你也不会乐意啊。”
这倒是的。我才不要被人喂狗粮或者出门拴着绳子遛咧。
“所以根据你所在城市的犬只管理条例,我只好把你变成小狗。变成大型犬的话就会被人举报,一会儿多半被打狗队打死了,那不是白复活了吗。”
居然,居然还蛮有道理的!
“可为什么是柯基?”
“我也可以给你变成泰迪啊,但我那么年轻貌美,和你在一起,就怕你……”
“我虽然外表是狗,但我是人啊!我怎么会对狗发情呢!”
再说也够不着啊!变成柯基以后,大金毛比我还高!
“这种事说不好,毕竟你们的世界,有的人吧……”
“我决不是那些人中的一员!”
在想什么呢,这大金毛!
“总之,该给的我都给了,语言外挂,还有柯基特有的臀部防御力+1,就这么一回事了,小伙子,去迎接你的第二人生——不对,第二狗生吧!我听到有人的斧子掉进湖里了,我得回我的世界了!”
“给我等等,你给我等等!”
女神不见了,周围那些闪闪发光的东西还有泡泡也不见了,我一个人——一条狗站在雨里,冻得直哆嗦。
“Why!Why!”我呼喊着,但听起来不怎么是滋味,像是“汪!汪!”
等我发现那混蛋大金毛给我的语言外挂仅限于狗的时候,又已经过了一阵了。

2、

但仔细一想,我的新生命也不算太糟。
虽然混蛋大金毛该给的都没给,但我还有我原本的记忆,知识,还有社会关系啊。
不如说,正因为不是异世界转生,这些东西还能用上。
虽然不能用嘴把语言说出口,但我有手有脚——有四只柯基的小爪,努力扒拉扒拉还是能写字的。
有键盘就能打字。
所以我先要找到我的家里人。我来到我的车祸现场,用我的鼻子努力闻了一番。
不得不说完全不需要那混蛋大金毛给的什么外挂,这狗原装的鼻子就已经很够用了,我很快就跑到了市中心的医院。
医院?
待我利用体型优势,趁着保安和护士们不注意——顶多被一个小孩子指着说“妈妈有狗”了一下——偷偷摸进医院时,我又发现了那大金毛的新的混蛋之处。
虽然身上插了很多的管子,还上了呼吸机,我这不是还没死吗!
“呜呜呜……”我爹我妈都围着我,最喜欢我的老妹则掩着脸在哭。
瞧瞧,这要是正经异世界转生,她得在第四卷左右登场,现在弄成了这人不人狗不狗的样子,算是什么事儿嘛。
不过家人都在就好办了,要和陌生人交流说不定还麻烦,和家人打交道就简单一些,只要证明我是我就行了。
唯一的问题是我是狗。我琢磨着我是该偷支笔叼着写俩字,还是想办法偷部手机给它解锁以后打几个字。
正巧,我妹的手机就半插在口袋里,我扶着她的腿立起来,努力一下,好像就能够到——
“呜呜呜呜呜——”
然后好像我就被误解成哪里冒出来的想要安慰她所以把爪子搭在她身上的狗了。我被抱着揉啊揉的,她还把鼻涕和眼泪擦在我身上。
不是,手机借我一下啊,老妹,手机!
“连小狗都在安慰你呢。”我妈安慰我妹说。
“是啊,你哥的在天之灵一定也不愿意见你这么悲伤的。”我家的老头子则这么说。怎么说话的?我还没死呢!还可以抢救一下!
这时有人来了。是医生。完了,我要被赶出去了。
“大夫,是不是要拔管了?”老头子问。嘿,这老东西,我真是你亲生的吗?
“还要再过一阵。”那大近视的大夫好像没注意到我。“等到时候人醒了,可以吃一点有营养的食物帮助恢复。”
这混蛋大金毛!我这不是恢复得很好吗!
与其说是残缺的部分不够,她这是拿我身上掉下来的零碎渣渣拼了一条狗吧!?
等等,如果我恢复意识了,我还会回到原来的身体上去吗?
这哲学命题突然让我很惊惶,差点没听到我妈出声问的新问题。
“大夫,什么食物比较好啊?”
“高蛋白质的,像是牛奶,鸡蛋。因为季节到了,我个人比较推荐狗肉。”
于是家人的三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我。
……不是,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我可以把它带回家吗?”我妹问。
等等,妹啊,你这问的应该不是养狗吧?
不要在这种时候破涕为笑啊!
“剔骨刀在二楼柜子里。”说这话的是我的亲妈。
“你看,这小狗多高兴啊,”臭老头说。
不行!
现在绝对不是去思考写字啦打字啦我的灵魂会回到哪里的问题了!
我要逃!我要逃跑!
要被吃了!被我自己!
我的天!我老妹跑好快!

3、

因为没有办法和家人沟通,又没法回家——爪子扒拉不到门锁——我的新人生或者说狗生一下子失去了目的。
不,其实还是有一个目的的,那就是报仇!
我不是被车给撞了嘛,我记得清清楚楚,那是个用摩托车载着大长腿精神小妹的小黄毛。
我那时就给那摩托车从后面怼了。
根据在事故现场调查的无能警察说,这是肇事逃逸。
事发的路口——连路口也称不上,窄得只能走人,所以原先我也没想过会有摩托车进来——没有摄像头,至今不知道是谁干的。
虽然我知道,但我没本事告诉那无能警察大叔。
不过我有狗鼻子!闻了一圈我就找到了那辆车,又逛了一圈就找到了那在小吃店咂嘴的小黄毛。
我和他英勇战斗了。具体说就是,我凑过去,然后被他一脚踹远了。
这家伙不止踹我,还让小吃店老板用扫帚撵我。真可恶,虽然我身为人时也讨厌流浪狗,但我不喜欢身为流浪狗时被人撵。
细想更是悲从心来,我已经变成了狗,这下要如何报仇呢?
撑死了咬他一口,让他挨一针疫苗,我则是要被打狗队打死,一点都不划算。
正当我一只狗伤心落寞地流落街头地时候,雨中的一把伞撑在了我头上。
我一看来人,哟呵,这不是我兄弟嘛!
说是我兄弟,却不像我老妹那样是亲妹。不过是一起念书,一起玩儿,这种意义的兄弟。
但是老话怎么说的?兄弟如手足!哪怕毕了业,我也忘不了我俩一起翻墙出去打街机,然后在老师面前互相包庇的好日子。
不过我已经变成了狗,我兄弟怎么可能认得出我呢?
果然,我兄弟只是蹲下喂我火腿肠。
我懂了,我懂了,他就是单纯人好。
不过我们冥冥之中在这里相遇,也是一种命中注定。
“可怜的狗子……你让我想起一个人。”
他这么说。
这火腿肠吧,近年也不行了,淀粉越加越多。
我这么想。
不对,现在不是想火腿肠的时候!
不能和家人讲话,咱可以和兄弟比划比划吧!
我绕着他转了半天,努力在地上的泥点子里写字,但好像没用。
别光看我啊,看地上!看地上。
真叫人着急,我扒拉着他的裤脚,决心一定要弄到他的手机。
“你要跟我回家吗?”末了他问。
哎!这也是一招。正巧我也不想继续淋雨了,咱们可以把交流的问题保留到之后。
“汪!”于是我如此回答。
说起来他家我还没去过,不过哪家还没有纸和笔?这真是瞌睡碰到枕头。
对,去他家!去他家!
不久我们就到了。这一片像是学生公寓。
上七层楼梯差点没把我这狗腿跑断。
他一开门我就窜了进去,纸呢?笔呢?
我四处环视,然后发现暗乎乎的房间墙上贴满了我的照片。
我靠????什么情况????
“你让我想起一个人。”
我听到我背后我兄弟说。
啪嗒。他的皮带解开,长裤落在地上。
我靠我靠我靠——————????
混蛋女神!混蛋女神啊啊啊!!!!
混蛋女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别过来啊!!!!!!!

4、

我现在确实不是人,但那女神是真的狗。
见识到我兄弟的另一面以后,我落荒而逃,过了一小段苦日子,最后被大师收留了。
这大师是字面意思的大师,头比程序员还亮。
每日只有稀粥和馒头吃,得亏狗的肠道能吸收这些,我才聊以度日。
不过再怎么说,这也比做流浪狗强多了。
细想被大师收留也有被大师收留的好处,为了积功德,大师也不至于把我送去宠物医院阉割。
还把我洗得干干净净的,油光水滑的。这日子可不错。
但这猛男粉的蝴蝶结就免了吧。大师,大师,我说,大师!哎!
得!蝴蝶结就蝴蝶结。要不怎么说吃人嘴短呢。
不过,难得打扮得那么漂亮,念念不忘报仇的我又有鬼魅的点子浮上心头。
在这段日子里,那小黄毛姓甚名谁,住在哪儿,我都弄明白了。
连他脚踏两只船,同时和两个大长腿妹子交往的事儿我也搞明白了。
还别说。变成柯基以后哪儿都藏得住。就算藏不住,好像这帮不害臊的家伙也不懂得避着狗。
在车里,在楼梯间,在电话亭后面,这小伙可精神啊,让狗叹为观止。
不过你这是在玩火儿!我必须得好好教育一下他。
“好可爱的狗狗!”如今我就得手了。
油光可鉴的我像真正的猛男一般,在他其中一名女友面前露出肚皮,很快俘获了她的芳心。
哎,你的女人落到我的手里啦。
吃了她四块牛肉干以后,很快她就动了收养我的脑筋,把我抱去了宠物店,去买养狗的器具。
这就是用计的时候,我马上从她怀里跳出来,撒丫子跑。
哎,对!快来追我!
路线我都事先调查好啦!快看看,黄毛小哥在和谁在那边一边逛街一边发腻呢!
哈哈哈哈,看看他现在的表情!哈哈哈,快看,大战一触即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嗯??
但是突然之间,咔嚓,两辆豪车驶过,同时停下。
原来是俩姑娘的老父亲正巧开车经过。怎么有这么巧的事情!
一位老大是掌管本条街鱼丸供应的霸道总裁,另一位则是掌管本条街所有水果摊的黑老大。
坏事了。这两位爱女心切,表情凶神恶煞的老爹一下来,两个姑娘肯定都不愿意承认自己在和黄毛哥交往了!
“谁是他女朋友啦!”
果然!可恶!
“就是!我们都不认识这种狗屎!”
嗯?这么说好像也有点过分。
躲在草甸子后面的我又仔细一看,才明白个中原因。
原来霸道总裁爸爸带了司机兼秘书,有如汤姆汉克斯那般玉树临风的阿力。黑老大爸爸带了司机兼保镖,有如基努李维斯那般轩昂魁梧的阿壮。
这含情脉脉的眼神,看来两位姑娘分别和对家的那位先生看对眼了。
“不认识就好说话了。阿力。”“阿壮。”
两位父亲彼此点点头,好像没有打算就此放过黄毛先生。
阿力和阿壮上前一步,一人一边挟住黄毛先生。
对,对!虽然峰回路转,但这下剧情又对味了!
然后他俩每人一手一边捏住黄毛先生的屁股一边,把他往最近的爱情旅馆拖去。
嗯?嗯???
我在草甸子里看着黄毛哥惊恐的面容,以及两位高大男子在他的臀后彼此交叉相锁的两臂。
这就是复仇吗?
为啥那么空虚呢???

5、

我回到大师的家。
虽然大仇得报,但我并不喜悦,此时我的境界就像大师那般宠辱不惊了。
空虚。太空虚了。一切都太空虚了。我终于不再去想我原来的身体了,决定像一只狗一样堂堂正正地度过一生。
在大师这儿也挺好的,环境又幽静,除了邻居家那只母狗成天喊着“干我”、“干我”,一切都不错。
虽然它这么喊着,但它是所谓的品种狗,被主人看得牢牢的,绝不可能放到我这种没有血统证书的狗子面前,所以我的狗身安全得以保障。
“悟罔,我给你寻了新的有缘人了。”
这“悟罔”是我的法号,正当我想着要过太平日子时,这大师突然给我整了这一出。
我一回头看去,我兄弟正笑着看着我,还带着宠物箱。
我靠!!!
这一惊吓,就把我吓醒了。
浑身痛,一看,我躺在病床上呢,手脚都打着石膏吊着。
我家那老头正瘫在一边的看护椅上,呼噜大作。
我这究竟是我梦到了柯基,还是柯基梦到了我呢?
正这么想着,闻到肉汤的香味。
我妹正在门边端着砂锅看着我,激动得差点把汤洒了。
我虎躯一震。
“柯基?”我问。
“不,金毛儿。”
我妹笑靥如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