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116 天前,最后修改于 116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第一天上午至中午。

“自关东至关西,降水概率不高于2%。整整一周时间里,全国将迎来罕见的快晴——”
哔。电视机被关上了。
“这是什么东西?”
随后,我皱着眉头,捣鼓手中会嘎啦嘎啦作响的神秘物体。
于是,正在正坐的澪别过脑袋,摆出一副哀婉可人的样子。
不,说?
“——疼,疼,疼,疼!‘君子动口不动手’,以前国语课上讲过的吧!”
“比起野野寺老师讲过什么,倒是先回想一下我讲了什么!说好了的吧?不带多余的东西!”
一边扯着她的脸,我一边大呼小叫。
那张精致的脸,变得如她的长发一般赤红。
她语无伦次地说明起来了。
“我觉得,‘必要的东西’与‘多余的东西’的定义是因人而异的。据说在非洲南部的某些国家,一些酋长愿意用黄金来交换空塑料瓶,难道说,就一定是那些酋长愚蠢吗?不见得吧。如果成天抱着这样的想法,恰恰说明纱耶香不够谦虚——好疼!”
“这、是、什、么、东、西?”
我只是重复我的问题。
“……‘外星人诱捕器’。”
在我的瞪视之下,澪的解释变得愈发乱七八糟。
“真的不能不防呐,纱耶香!你没有读吗?前天的早报上,我特地圈出来给你看的!UFO已经成为了世界级别的问题,‘发达国家’甚至还特地为此组织了听证会。那些家伙,不,那些东西已经静悄悄地混到我们中间来了,一个一个有条不紊地把我们身边的人给替换掉,趁着天黑,吃掉我们的大脑——”
“我倒是敢肯定,你的大脑一定被吃掉了!告诉我,花了多少钱!”
“不过三万元含税——好疼!好疼!”
这个大手大脚的假大小姐!
像是丝毫没有反省的意思,澪抱着被我用铁拳制裁的脑袋,继续她的辩解。
“很划算的,真的很划算的!因为是组合套装,同时还附赠‘战斗力分析仪’,两者一平均——”
“这堆东西里还混了那个吗!”
我忍不住要大声嚷嚷,随后翻找起来。
“呜哇哇,会坏掉的!真的会坏掉的!纱耶香大人,请轻一点,请务必温柔一点!”
毫不理会她的说辞,我决定彻查她的行李。
糖果。零食,OK。
吉他。她的个人爱好品,姑且也OK。
猫头鹰玩偶。据说不抱着就睡不着觉什么的,马马虎虎也OK。
绳子与蜡烛。在紧急状况下能用得上的工具品,OK。
干嘛用一副惊慌失措的眼神看着我?
嗯,这是什么?
我打开了长袋子的绳口,光看了一眼就把里面的东西塞回去了。
我一定是看错了。
再看一眼。
“——呜哇哇哇!疼,疼,疼,疼!”
“你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小时候可完全看不出来!”
“我有证件的!我有证件的啦!松开我的脸,我拿给你看!”
于是我松开了,双手抱肩,气势汹汹地瞪着她。
她眼泪汪汪地从贴身钱包里拿出了黑色的小本子,双手递给我。
持有者,“宇佐见澪”。持有标的物,“猎枪一(1)式”。有效期,“三(3)年”。弹药另见附件。
一时间我有些天旋地转。
这、个、假、大、小、姐。
“不会杀掉纱耶香的哦,就算纱耶香被外星人替换了,因为是纱耶香的脸,我绝对下不去手的,至多是用来自杀而已。”
还摆出一副圣女的表情,温柔地说着鬼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对枪炮刀剑管理局的公务员的腹部进行一番猛击。
“从哪儿来的,弄回哪儿去。今天宁可不出发了,我也等你把它收拾了。”
我耐着性子,尽可能心平气和地说。
“啊,不行呢——呜哇,别扯我的脸!我说不行,是因为保险柜已经退租了!”
听起来重新租用保险柜,要进行二十多道手续,并且每次租用,都必须以年为单位一次性预付所有款项。
无论是她还是我都没有那么多闲钱,更没有时间。
她,必须,随身携带,这个危险物品。
头好疼。

温泉。
Hot Spring。
百科全书将之称为“一种温度高于平均气温的天然泉水”。
旅行。
Travel。
百科全书将之称为“一种休闲娱乐活动”。
我与澪预定要进行的,正是称之为“温泉旅行”的“娱乐活动”。
想象一下吧:在寒风刺骨之日,拨开雾霭,将全身投入到温泉里。
沁人心脾的暖意从脚趾一直渗透到脖颈,眼前的乃是空旷的山野与繁星。
这是在家中绝对无法进行的极致享受。如果有啤酒的话,就更合我意了。
唯一的问题在于,当下其实并非寒风刺骨,反而是夏日里最热的艳阳天。而此刻,又是一天里最热的午后时节。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呢?
两星期前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滨崎小姐,请您不要再胡搅蛮缠了。”
男人按动按钮,提上车窗,但我以牺牲左手全数手指的气势把手插了进去,拦下了他。
倒不是说我聪明到知道要保住右手,而是因为我的右手正抓着“退职补偿金”的信封。
“监理先生,还请务必——”
“该说的都已经说过了。节目的档期取消了,制作组解散了,我司也已经由衷地表现过歉意了。谨希望您的下一份工作能一帆风顺。开车。”
“监理先生——”
吃了好多的灰尘。
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如今我可以大大方方地承认自己的愚蠢。大学刚毕业的时候,栗宇银行曾有一份很好的工作机会摆在我的面前。虽然工资的起点不高,但肯定四平八稳,是能踏踏实实地攒下积蓄的营生。
那时候我在想什么?新鲜,刺激,当然还有出名。因为被人夸了两三句“很上镜”,带着与年龄不符的幻想,我拒绝了那份分明很好的银行工作,以新晋女主播的身份加入了一个户外节目的剧组。
于是,三年的时间里,我在荒郊野岭上山下水,与各色的毒蛇虫子战斗,在全国范围内几乎把腿跑断。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大部分毒蛇只是塑料道具。
三年过去,节目从节目表上消失,滨崎纱耶香就此成为了失业人员。
抛开本来就很差劲的播送时段,我觉得大部分的问题应该是出在剪辑师身上,其次是总是在该给焦点镜头时拉远景的摄影师。打死我都不会承认是我的问题。
但现在再分析责任,对于我凄惨的状况不会有任何帮助。
若说我有所收获的话,那大概就是我的腿与手臂变结实了,彻底告别了澪那种婀娜柔和,能够吸引男性目光的体态。还有,我学了一大堆在现实生活中毫无意义的野外求生知识。
如果电视机前的小朋友有幸看过我的节目,我有两点要对你们开诚布公。
首先,节目中普及的很多知识,都被夸张处理过。我都一条一条耐心地查过,确实是假的。为了在野外环境的生存率,请一定不要模仿我的做法。不,比起那个,不要随便去野外,那才是最能保证自身安全,不让爸爸妈妈担心的做法。
其次,如果你会单手打鸡蛋,你就已经比我强得多了。日间主妇节目的知识,在生活中比深夜户外节目有价值得多。
总之,我喝了个酩酊大醉。然后鬼知道我在想什么,回到了童年住的公寓楼,翻身爬上了屋顶。
大概,当时的我在想,变回小孩子吧。
结果已经先有人了。
裹着长外套的美丽女子,正眺望着被首都的城市光污染得不像样的星空。
一瞬间,我仿佛真的回到了儿时,第一次见到还是幼女的她的时候。
一样的红色长发。一样是坐在那里。一样是寂寞又忧伤的表情。
“澪?”喝得醉醺醺的我,一边揉眼睛一边问。
“……纱耶香?”分别七年多的童年友人捂着嘴,一脸难以置信,似乎又有点欣喜。
然后,我失去了记忆。这么说也不准确,我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的大脑确实地记下了我们交谈中所传递的各种信息。
总而言之,先是聊了挺久以前的事。初遇的事情,一起读小学时的事情,初中和高中分开的事情,然后是彼此几乎没有来往的大学时期的事情。
然后我突然就哭起来了。我的酒品一向很差,我有自知之明。哭的同时,我一股脑地把自己工作上的事告诉了澪。
然后,澪也说了她的事。
不知是不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澪与我一样,也刚刚失业。
抱歉,我说谎了。澪是主动辞职,没有像我这样难看地追逐监理先生。
她不适应成年之后的职场生活。原因我大致上能猜到。
虽然职业规划一团乱的我没有资格这么说就是了,“这个国家”只欣赏按部就班的人。不,不如说,会惩罚不愿意按部就班的人。
澪……抛开别的一切不谈,那头红发就已经太出格了。能够想象她被排挤的样子。
好像听完后,我又哭了。
但我应该没有吐她一身。多半没有。没有……吧。
于是乎,忽然之间,我们就决定一起旅行了。
不是会有的吗?高中结束的时候,预示着“人生启航”的,叫作“毕业旅行”的东西。
眼下这次“温泉旅行”,既然预示着“人生重新启航”,应该也是差不多的东西。
决没有“逃避现实”的意思。也决不是选择了看上去花销最少的项目,“反季节温泉”,还有“爬山”。
此刻,澪正和傻瓜一样把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晃来晃去,一边吹着最高强度的空调风,一边哼着歌。
这个无忧无虑的家伙,看样子已经把我早上的训斥忘在了脑后。
本来想再数落她一下的。
由于我俩都不会开车,租下的这辆T公司的“自动驾驶货车”,多少算是“精密仪器”的范畴。被她这样乱拨,回头要是产生什么故障,赔偿事小,性命事大。
可是我终究没有开口,反而是举起旅游小册子,伸了个大懒腰。
因为……我多天来烦躁的心情也因窗外的景色变得愉快起来了。
“这个国家”多山。正如我说过的,我的前一份工作,也与山密不可分。
虽然几乎累死在山上,但我一点也不讨厌山。不如说,正是因为对山有憧憬——当然也因为被人说过“上镜”——我才会选那份工作。
这里的青山一片连着一片。我们要去的城镇几乎是被山包围着。
“久若镇”,这是它的名字。
——绝不是宝○梦爱好者澪正在哼的“未○镇”。
“好有趣的形状。”在出神之际,我不禁喃喃地说。
“像只打瞌睡的猫呢,”澪接口,笑了笑。“如果春秋两季来的话就更好了,不过不能事事如愿呢。”
“我比较喜欢夏天,”我坚决地主张。
“但是这里可没有办法打西瓜,”她往着右窗的方向探头。“除非把这条河的河岸当作海滨。”
确实,与县公路交错的河川波光粼粼的,很是漂亮。
还没看仔细,玻璃窗外的蝉鸣就突然大声起来了。是行道树与水泥立柱,我们到了镇里。
车开得好快。
民居。民居。民居。店铺。
古旧的招牌。街角的风车。小憩的野猫。穿着民族服饰娇笑的年轻女子。
与首都栗宇完全不同的风景,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澪是很容易被他人的笑感染的人。她正快活地对着素昧平生的陌生人摆手。
而我则是眯缝着眼睛往民居的远处端详。那里黑漆漆地一大片,是什么建筑?
——在我弄清之前,我们又过了刚才那条河。
“咦?又一次?”我直觉地问,左右打量。
这里像是一条古色古香的温泉旅馆街,画着温泉记号的深蓝色门帘飘摇着。我们的目的地到了吗?
“——!”
车没有停。不仅没有停,血突然往脑后一沉,它居然顺着倾斜的山道,爬了上去!
“澪,怎么回事!”
我慌忙问负责为我俩寻觅住处,以及设定货车导航目的地的人。
“惊喜~~”
这个家伙天真无邪地笑起来了。
正准备赏她的脑袋一发我惯用的铁拳的时候,能望见房子了。
蝉鸣愈发响亮。树丛之后,两栋毗邻的可爱洋馆怯生生地闪了出来。
我在脑中同时出现的“赞叹”与“惊叫”的念头中,选择了后者。
“不会很贵吧!?你花了多少!?”
“很便宜,超级便宜,你简直不能想象有多便宜。纱耶香住过失事房吗?租金比失事房还便宜!”
“我不要听这种毫无意义的个人情报!”
“这可是纱耶香的人生的重大损失。而且,这里甚至不要礼金——”
一切都是在一瞬间里发生的。
“乓”地一声,车带着停车时不应发出的声音,猛地停下来了。
我才来得及抓住扶手,而我旁边的人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好——烫——!”
澪含泪抱着额头,如同地震时的鲶鱼一样,在安全带后面扭来扭去。
这是,中学物理学过的那个吧,叫作“热辐射”什么的。虽然车里开足了冷气,但是刚刚与她的脑袋接触的车顶,是火辣辣的。
“真是,笨蛋……”不由得叹息。
因为不知道做什么才好,只能姑且抱着她给她吹一吹。
“乖,乖,痛痛飞走……”
“呜、呜!虽然很感谢啦,纱耶香妈妈,但是隔着胸吹是没有用的,不如说在烫死前我会先被闷死的!”
在说什么呢!?超失礼!我松开她,白了她一眼。
“您的目的地已到,感谢您的使用。请对本次服务提供评价。”不带感情的女性电子合成声响起来了,彬彬有礼。
“请问,满分是多少?”澪依旧抱着额头,微笑着问。
“10分。”
“空调,5分,完成运输,5分,但是因为怕你太骄傲了,所以合计是0分!听明白了吗?”
“感谢您的评价。”彬彬有礼的女性电子合成声响起来了,不带感情。
“和机器吵架也没有意义,”我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比起这个,先来研究一下,刚才我们听到的那个不吉利的‘声音’——”
“啊,啊,我的衣服,我的衣服!”从右侧下车的澪的尖叫打断了我。
“车载机器人”正在从“滋——”地打开的货车后盖板的方向下来。说是“机器人”也不准确,无非是有滚轮的托盘,托着装着我们的东西的纸箱子。澪正对其中一个有瘪痕的纸箱喊叫着,同时拿着手机拍个不停。
“虽然衣服不会受伤,但我的心就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请您开门。”“请您开门。”“请您开门。”
机器人们齐声声地回应澪。
“你们知道吗,我一定要投诉到你们倾家荡产为止,我说到做到!”
“请您开门。”“请您开门。”“请您开门。”
机器人们齐声声地回应澪。
“哎!?30日!?官网说,索赔流程要30个工作日!?歹毒,低劣,我告诉你们——”
“请您开门。”“请您开门。”“请您开门。”
机器人们齐声声地回应澪,同时有意无意地逼近了澪。
“……”
似乎是决定“好汉不吃眼前亏”,澪从口袋里掏出什么,打开了左侧的屋门。
机器人自门廊鱼贯而入。
我没有管她在说什么,而是在研究“乓”的那一声的正体,同时以我自己的手机拍照取证。
糟糕。超糟糕。
门廊边的门柱断了。
上半边往左侧倒下来了。下半边则是与车头亲密接触。
这里,是那个,所谓的,“别墅”吧。
就算这里的房东再好说话,“破坏房屋”,也不可能轻饶我们吧。
“把驾照拿出来看看啊!”
“(小声)那个,我,没有驾照……”
“(大声)报告,我也没有驾照!”
完了,脑中已经出现滑稽可笑的对话了。像是漫才一发艺似的东西居然可能在某一时刻变成事实,就更加滑稽可笑了。
怎么办,怎么办,旅行的第一天就遇到这种事情,要怎么办才好啊。
头好疼。

在我头疼的时候,谁轻笑起来了。
我和门廊上的澪,都不由自主地看了过去。
至多七八岁的黑色长发的女孩子,正一手搭在我们新居的侧沿,鬼鬼祟祟地望着我们的方向。戴着草帽,穿着白色洋裙。
说是洋裙也并不准确,应该是叫作sundress,也就是“太阳裙”的东西吧。既短又单薄,嫩生生的手臂与两腿都裸露出来。
她的身后,不远处,一只秋千摇个不停。
“呀!”
似乎是发现自己被我们注意到了,她慌慌张张地跑开了。
完了。事故现场被看到了。货车撞门柱,目击证人追加一名。
她刚才如果是在荡秋千的话,正好能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澪。

“等一下!姐姐们不是可疑人物!”我脱口而出的,是超级可疑的句子。
“别逃哦,否则,等下姐姐吃掉你!”澪脱口而出的,是更加了不得的句子。

……总之,先铁拳制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