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350 天前,最后修改于 35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真要说的话,我还是非常喜欢梦境这件事的。
哪怕是最恶劣最恐怖的梦境,都能给我给我带来新知。
对于那些无头无尾的梦境,我一贯是表示遗憾的态度的。
但实际上,这就是梦境的特质?
也即是说,“如同梦一般的”,实际上就是指,只有数镜,支离破碎,但是感人的东西……吧。

曾经有过两个梦对我影响极大,其中一个直接影响了我的创作观……在此搁置不提。
需要说的是,触动了我的另一个,那范畴大约就是Boy Meets Girl and Just Goodbye的范畴了。
没有彼此爱上,甚至没有彼此熟悉,甚至没有彼此认识,在反派的超大型飞行器的顶上,风声呼呼作响,少女欢笑着对少年伸出手。
大致上就是那种感觉的东西。
啊,邂逅这种事情真是美好啊。为何一定要彼此深入知道对方一切呢。邂逅本身就是那么美丽的东西啊。
如果能在此生仅仅保存这一段记忆,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滋味了啊。
我想起,更早先我阅读过的报刊上的一则短短的故事。
少年被声音惊醒,那是在哭泣的小小的魔女,正在书架上翻找什么。若是找不到的话,她回去就要受罚。
在两人的努力下,终于找到了垫脚位置的那本书。小魔女羞涩地道谢,小魔女鞠躬,然后小魔女坐着扫帚笑着别离。
仅此一夜不足十分钟的冒险故事,不是已经足够了吗?邂逅本身就是那么美丽的东西啊。
如果能在此生仅仅保存这一段记忆,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滋味了啊。

然后我一次又一次梦到邂逅&别离。
大江。尽头是沙洲。上面全是灰色兔子的大群。
去捕捉兔儿的少年的木筏,遇到的是小巧玲珑的游女画舫。筏上的竹笼中,已有两只雪一般白的小兔。
船头的少女穿着得俏媚,并且朝着少年娇笑。但那是两个世界的人,分明是连彼此接触的空间都没有。
那少女长得什么样?
那少女长得什么样?
那少女长得什么样?
啊,我都知道,但我就不复述了吧。
然而湍急的水来了。
少年的筏子要被打翻之际,少女伸出了竹橹让两舟相联。彼此在荡漾的水上颠簸了一阵,终于风平浪静。
那少女那时说了什么?
那少女那时说了什么?
那少女那时说了什么?
啊,我都知道,但我就不复述了吧。
沙洲的尽头,兔儿们的乡,少女在道别后,已经离去了呀。

未来的我哟,想想这一幕吧。
因为你知道我其实是想说什么的,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