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367 天前,最后修改于 35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前阵子,我刚得出了无比重要的结论,“我不写黄色小说”。
因为性爱表现这东西,怎么可能比得上画面啊。
然后我被啪啪啪打脸。我看到了一本相当不错的东西。
其文笔,其内容呈现的剧情流动性,以及生动的画面,让我觉得它已经接近了画面,甚至超过画面的地步。

画面这东西,有个很大的缺点。
万一画师的笔力不行,亦或者表现的重点不对,比如我之前看的某个里榭娜cg集(如果专注于里榭娜的人多半都见过了),把淤青之类的画得过分明显,会直接把身为受众的我狠狠推到墙上。
因为我不喜欢那种东西啊,那不是我的口味。
而文字,就能冲破这种限制。
光说“淤青”俩字,读者可以自行在脑内将之调整至自己能接受的地步。
所以,文字确实能做到画面做不到的事情。
高级的性爱描写,完全可以和画面媲美。

——但是,我的结论没有变化。
那和我苦苦追求“喜欢的曲风”却写不出来不同,即便写不出来这种几乎完美的性爱表述,我也不在乎。
我仍旧不打算不写黄色小说。我不写性爱表述。
我不是要做这种类型的创作的人,这一点没有变。我可以写出很好的【别的】类型的小说。
我有这个自信。我不用真的去靠支配别人的下体来当作文学创作的重点。

——但是,即便如此。
美少女还是必要组成部分。
人活着是为了什么呀!不就是为了美少女吗!

不是痴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