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179 天前,最后修改于 179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H「她保持这个姿势多久了?」
L「大概40分钟。」
H「该醒醒了,该醒醒了。」
H 戳 K 的脸。
K「让我死了算了啦。」
K「说到底,每次都抽中下下签。比如说,明知道原创TRPG有污名,结果去做。比如说,明知道日系模组有污名,结果去做。比如说,明知道国轻有污名,结果去做。」
K「然后每每就是,因为是原创规则,因为是日系模组,因为写的是国轻,在阅读前就被直接否定,被大部分人否定。想要爆发,但又没有爆发的对象。」
K「不想再听到那些伤害自己的句子了……。」
L 摸摸 K 的头
K「好烦啊。我们难道连一点点,让别人正眼看我们的技能都没有吗?」
L「你现在看到的,正是这个世界真实的样子。无论如何,不要否定『真实』这两个字。」
H「虽然你的个性向来是喜欢改弦易辙,但是,以平素你自己的话来说,为什么要去关注那些伤害你的人呢?为什么不去倾听喜欢你的人的声音呢?」
K「这不是没有吗!?」
K「写作到现在很久了吧?评论数屈指可数,好多悉心构筑的章节下面空空如也。有的评论不知是读者本身的快速阅读(skip)所导致的信息漏失,还是根本缺乏兴趣,以至于会做出让作者在视角看都揪心的解读。」
K「并没有……被喜欢着啊……」
H「想想好的事情吧。」
H 摸摸 K 的头
H「上一次发布是在凌晨2点,到下午时分,已经新增了15收藏啦。在这期间,作品很快就从首页的六格推荐中被下压了,不是吗?」
H「也就是说,虽然不多,你确实在吸引着人过来阅读你的作品。」
L「本来,像是这样性癖冷门又晦涩的作品,就不能指望把所有的阅读者转换成你的收藏数,你应该也明白的。」
L「我认为你现阶段能做的已经都做了。你把封面修改成了不至于让自己丢脸的样子。你按照少数评论的建议调整了显示样式与首章。你在应该加上注解的位置已经提前做好了布置。」
H「不要想着一蹴而就。现在是耕耘的时候。而且你也已经决定要去学习绘画,所以,现在的作品的姿态,对你来说不是完成品,不是这样吗?难道你不期待看到完成品的样子吗?」
K「我明白……」
L「你内心真正的失望,其源头,是恐惧。」
H「恐惧最初的一子,已经落在了错误的位置。你在想,『如果当时以日轻WEB翻译的形式发布,会不会比现在更能吸引人』,是这样吧。」
L「恐怕是会的(即答)。」
K&H&L「「「但是,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K「这件事的性质,和用封面图钓鱼的性质完全不同,我是非常清楚的。」
L「因为使用自己画出的封面图的时候,你还是在展示自我。」
H「但如果假托『另一个国家的人』的创作,才能令作品得到视线的话,你就已经连自己的根本都否定了。」
K「所以。」
H「所以?」
K「嗯,所以。」
K「『見よ、妾は妾の道を求め。妾は支配者に成れ。』」
H「终于说了句像样的话啊。这才像是你平时的样子。」
K「但是,一棒子打死国轻的人,我还是想用狼牙棒把他们都扑☆杀就是了。」
H「在那之前,我会用狼牙棒把你给扑☆杀的。」
K「诶嘿,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