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181 天前,最后修改于 181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啊哈哈。
唉。

是什么让我们成为了我们呢?维斯塔さん。

这么多年来,大概每隔一阵子,我就有像今天一样突然跳起来联络你的冲动。
为什么?大概是我又一次落入了人生的低谷了吧。
不,并不是需要指点迷津,就我个人而言我既不喜欢当别人的心灵垃圾桶,也不喜欢拿别人做这个用途。
实际上我需要的是类似太阳的东西。有的时候,单纯是知道“太阳在那里啊!”“沙漠里有一口井!”就如同失去和世界联络的无端幻肢痛,心情也会无端地好起来。
认识你以来我就在仰视你。明知道不可能成为像你这样的人,对你而言我也不重要,更可能由于我一贯的电波任性迷惑的个性被视作一个恶心的随从——倒贴属性的人通常都是比较恶心的吧——不奢求在你的世界里有一个位置的我,也因为你的存在曾经变得小小地幸福起来过。
人类居然可以活成那样啊。只要想怎么活,就能怎么活啊。即便不能和她那样快乐,单是看到她幸福的样子,自己也就能通过同理心或者共情之类的能力感觉到幸福啊。
呜哇——这是我说出来的话啊。有点像偶像厨,这不是更恶心了吗。

但当抱定决心,哪怕被视作又电波又任性又迷惑的人物,也必定要将冲动变成了行动的这一天终于到来以后,现实……是什么呢?
啊哈哈。正如同我变了一样,你也变了啊。不如说怎么可能不变呢?时间是一条河呀。
不,大部分时候,变化并不是坏事哦。并不是说我讨厌维斯塔的变化,诸如此类。单纯是被不一致感所袭击罢了。
我发觉这种联络冲动,只是我对少女时代憧憬的那个维斯塔的理想论。亦或者直接说,我想联络的那个维斯塔,多半是联络不到了的吧。
眼下我一如既往地只是一个胆小鬼。所以我很害怕现在的维斯塔,恐惧到双手不住地颤抖。

啊哈哈。
但是,即便她没有承认过,正如字面所说的,请久疏问候的童年友人喝一杯水,我还是能做到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