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183 天前,最后修改于 183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那是在一个下雨的日子。惊醒之时,我大汗淋漓。
“那就不得不把这个故事写下来了,”我对自己说。

作为TRPGer,我有创造人设备用的习惯。其中最喜欢的人设,称之为“女儿”。
カグヤ是我第三个女儿。
在脑海中与她初遇时,她穿着华美的和服,脖颈上套着枷锁,坐在芥川龙之介《地狱变》的那台车上,一边微笑着,一边静静等着自己被烧死。
那抹冷静到有点讽刺甚至玩世不恭的从容,让我一瞬间迷上了她。想用目光追随她的足迹,了解更多关于她的故事。
明明很弱,明明被拘束着,明明是在仰视着迫害自己的人,还要楚楚动人地冷笑的她,有和我以前创造出的其他女孩子完全不同的可爱之处。
充满余裕时很可爱,实际上(战斗上也好身体上也好都)很弱而总是吐出舌头即堕的样子很可爱,即堕后回过神来继续保持余裕的姿态很可爱,忍不住要像个姐姐一样展现温柔时很可爱,因为情况出乎意料一瞬间露出苦瓜脸时也很可爱。

但是,尝试围绕她进行了几次故事展开后,发现极其不顺。
大女儿是个过分温暖的人,耀眼而夺目。二女儿是个笨笨的胆小鬼,让人忍不住要多关心与呵护她。相较之下,三女儿既聪明又安静,她总是在静悄悄地笑。但凡聚光灯一瞬间错开了她,她就会躲起来,以配角之姿服务一个故事,而不愿意走到台前。这样的人物,不适合作为主角。
加之,她有自己的异质之处。
——大女儿对性行为的认知非常传统,二女儿是个贪吃鬼但是有“这是不好的事情”的自觉,相较来说,カグヤ已经洒脱到会招人讨厌的地步了。围绕她的创作,不得不要讨论一个“这样的女性是不是招人讨厌?”的问题。
——对谁都可能敞开双腿说“可以哦?”的她,却对谁都无法敞开心扉,哪怕是自己的主人也是如此。少有的话语也是不冷不热的嘲讽,因此无法通过对话来揭露她的本性。我想大部分作品,剧情推进与人物演绎还是非常依赖对话的。
——大女儿和二女儿皆是完全否定杀人行为的人,而カグヤ有杀死别人甚至杀死亲近的人的觉悟。一个愿意杀人的人,若是其动机过分随意,那就不帅气,反而失去了真实感甚至幼稚得可笑。
于是,虽然可爱,但是很不好用。我仅有一次在TRPG模组使用过七八岁的她的模板作为一个主要NPC登场(虽然是个洋服幼女,横看竖看是个熊孩子),后续完全没有将她当作一个作品角色,甚至是主要角色写下来的念头。

直至那天我梦到了。我梦到了她欢欣地行走在异世界的街道上。
啊啊,是吗,是异世界啊。而且,不知为何,有一个可以换上任何想穿的衣服的衣柜啊。
按我的想法,难得的机会应该彻头彻尾打扮一下,她却以自己独特的审美情趣,选择了一件只能裹住上半身的破旧大衣。
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以她平素喜欢恶作剧的态度,这是要扮演一个娼妇啊。
哎。你居然会露出那种怯生生的眼神?这着实令我吃惊。在之前我的创作过程中,カグヤ每次都有确定的主人,所以不会也没有必要伪装自己。但仔细一想,这极其合理,她可是很聪明的孩子。
啊,被客人搭讪了。装成一副胆战心惊的样子,其实心里乐开花了吧,这个小混蛋。
客人给了她一张纸条。是宾馆的房间号码呢。看她装成一副胆胆战战的样子,往那个方向走去,实在是又当又立啊。
结果,到了那里,却不是宾馆的房间,那是宾馆的配餐室。一个少女正在整理各种食物,看到カグヤ出现后,立刻从不正经的服装判断出了她的身份,不由分说地训斥了她一顿。
看起来,那位给出纸条的客人的想法,终究是“去看看正经人怎么生活的吧!”
カグヤ愣在那里,后退,逃跑。
醒来后的我不由得大笑。啊,这可是少见的カグヤ吃瘪的绝景啊。——虽然要我说的话,这梦境如果不是第一人称模式的话,我会笑得更加由衷一些,不至于拿脸藏在被子里。
那不是不得不写下来了吗,カグヤ。让你求而不得的故事,一定是非常有趣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