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会议!会议!久违的会议!
H:就算说要会议,实际上都是自己一个人在进行就是了。
K:关于,《那啥啥》的会议!
※最近在写的黄色小说。
H:我本来以为至少你是我们三个里唯一能厚脸皮到把书的全名念出来的那个人就是了。
L:《时——
K&H:住口!
L:那便暂以《那啥啥》作为会议主题的暗号。
L:本次会议的主题有三个。其一,关于进一步完善创作论的主张。其二,《那啥啥》的创作是否需要续行。其三,展望五年计划。
H:感谢L-san的快速总结。首先是创作论……总而言之,虽然不知道怎么样的创作是好的,但至少知道了怎么样的创作是不想要的。
K:不不不,《那啥啥》的创作前提就是“虽然不想要,但是还是姑且写写看”吧?就我个人而言,觉得这是非常有勇气的一步。
H:(拍手拍手)
K:嗯……总而言之,就如昨天博客所说的,好像姑且是搞明白了为什么一般作者不随便在作品中导入杀伤性事件与性交。
H:……结果而论除了恶心自己一把以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收获。
K:不能这么说不能这么说!一并也理清楚了,“作品为何要一点集中”这个问题不是吗?
H:话虽如此,真的要一点集中的话,你那边过得去吗?
K:不知道!
H:……。
K:车到山前必有路!
H:……我姑且展开来说说这个问题。创作论的本质是“为何去作创作”,其答案显而易见有两个。
L:为了创作自己想创作的东西,以及为了创作出好的作品。
H:是这样的。但是问题是,这两者的路径不一定吻合。
K:但从结果来说,我们只要无法创作出好的作品,不是一定就会又哭又叫又跳的吗?
H:只有你会这样。
K:我一个就能顶三个啦!所以从选择上来说,果然还是倾向于去创作出好的作品吧?到最后自己也会偏向于满意。
H:那就引出这样一个问题了。为什么《那啥啥》不是一个好的作品?
L:宗旨而论,作品本身实在暧昧不清。仅从阅读者的角度来说,期待色情展开的读者不能享受。
K:悬疑向的读者呢?
L:作为悬疑向作品,主人公的身形过于薄弱,毕竟一直在隐藏自己的内心。读者没有感觉到“谜”的存在,自然就没有一探究竟的欲望了。
K:原来如此哦。
H:我作为主持者,最开始允许这个项目的创作,其原因是它有“成功”的可能。从结果来说,现在它已经失败了。
L:就像那些顺势而为的TRPG剧本一样。
K:其实本来就是H酱觉得,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就一定有成功的可能性,所以跳进了岩浆吧?
H:虽然这说法让我很不舒服,但好像事实如此。
L:但是,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依然没有找到创作的动机。
K:我有的我有的哦!
L:你的创作动机无非是要创作出帅气的场景,有魅力的人设,诸如此类。这样最终做出的作品是通俗作品,到最后你还是无法接受。
K:从通俗作品开始创作生涯也没什么不可以吧?而且我的主张之一是,我们没必要去模仿网文,或者轻小说那种写法哦?像是阿西莫夫的《永恒的终结》那种绕来绕去的文字,最后说一个好故事,不也是可以的吗?
H:这一点我想提一下。我虽然不反对去另辟蹊径,寻找适合自己的文风,但是,一个好故事应该能在开头部分就看出是个好故事的。
L:正如H所说的。一个故事应该是一个整体,其开头部分是有机不可分离的部分。《那啥啥》的创作过程中,你根本就没有设想过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顶多是“一些很酷/感人的画面”吧。
H:然后到时候,不知道如何感人,就发几把刀插几个(有可能变成人气角色的)人气角色。
K:真是谢谢你们的批判意见了!
H:但是我觉得在创作《那啥啥》的过程中,那些思考的过程,我并不讨厌就是了。
L:可以提升文学的技巧。我附议。
K:那不就是马克-吐温所谓的“就写啊”三字真经的应证嘛。
H:平心而论,《那啥啥》虽然失败,我觉得可能不丢人。
L:不作评论。
K:自己的想法会有偏颇呀。
H:但总体上来说,如果说真的要以「K.H.L.」社团发表东西,随着《那啥啥》逐渐成型,不太合适。
L:作为悬疑小说实在是太慢热了。更像是日记体的什么东西。如果真的是日记体,就应该是更加轻松悠闲的作品吧,不应该是让少女们天天以泪洗面的。
K:唔。
L:如果是最初的想法,无非是卖肉、卖色情表现的话,那应该再追加这部分的篇幅。
K:唔。
L:但文字的表现力无论如何都不如图片。还不如去学画画,然后画漫画。
K:唔。
L:结果来说,如果非要搞文字创作的话,为什么非要做那些图片甚至av能表现得更好的东西呢?
K:……我知道了啦。
H:那么创作的主轴定下来了吧。我是说文字部分的。
L:是的。图片以外的部分,基本不再考虑非“纯色情表现”的创作了。那种创作太没有意义了。非要这么做的话,就分割章节,一个章节完全是色情描写,这样它可以独立视作一个作品。
K:这样前后衔接会很困难啊……
L:这是你自己选择的道路。
K:不不不,到这部分为止,虽然麻烦,我不觉得完全无法接受。真正困难的是:去除了H部分以后的“奴隶”表现,不就和现在烂大街的那种无伤奴隶女主角没什么区别了吗?
H:道理是这个道理啦。但是,要请你理解的是:你的创作必须围绕两个主题之一(虽然两个主题都可以有),要不是强调奴隶受到的虐待(这样作品会偏向官能),要不是强调女主角的异质(这样作品会偏向悬疑)。当然也可以另外选择主题,比如说女主角想显得普通但是实际上谁都知道她不普通这点,我是觉得有点有趣的(作品也有这样的苗头)。
L:就目前我想说的是,虽然铺设悬疑的方法论不算糟糕,但悬疑的底部的东西有点平淡。我同意H的主张,不如最开始就揭露出来。
K:唔哦。
H:也就是说,可能开头部分不涉及,但是我们已经过了可以“无动机创作”的年龄了。既然你想创作出值得一提的作品,作品至少要有动机。
L:最初的动机是色色的展开,但你完全背离了自己的本心。
K:……评论太尖锐我都没有办法回复。很奇怪耶!这件事H酱也有份耶!
H:请不要胡搅蛮缠。
K:总之,我已经充分理解了两位的意见。那么至少第二个议题,我想自己作出结论:

「这部作品的创作停止。如果有一天要重启这部作品,需要完全重写,并且重写前要想明白重写后的作品动机。」

H:我们需要对作品动机下一个明确的定义。毕竟很酷的画面也算是一种作品动机。
L:像是《忍者杀手》。
K:不妨这样。我们在新创作前,先由我写这么一句话下来。比如,「这是个怎么样的作品?/这是个关于什么的作品?」对于这个问题作出解答。然后每写一个章节,就思考一下:目前这个作品符合这个方向吗?
H:怎么你能说出那么优雅脱俗的方案来呢?确实目前的《那啥啥》并不能显示出这样的感觉。40多个章节,别说读者了,作者都不知道作品的目的在哪里。
L:(除了写得开心)
K:嗯哼。那么会议可以结束了吧?你们真的想要今天就讨论后五年的计划吗?
L:不置可否。之后是我工作的时间,原计划是在我工作完成后再讨论的。
H:而且是我安排的。那就先搁置课题三吧。回到课题一,如果把你对于《那啥啥》的意见一般化呢?

「我们要在每次创作前思考创作动机。」

K:打住打住,这太宽泛了。得给我保留娱乐性质的创作权!有时候我会仅仅为了一个有趣的设定或者一个好看的镜头去创作的!
H:修正。

「以K.H.L.名义发布作品前,我们要在每次创作前思考创作动机。」

L:由于「K.H.L.」一旦开始活动,我们就必须维持创作产量来维持人气,到时候你的任性妄为必须受到某种程度的约束。
K:讨厌的话题。我知道了。
H:没有创作动机的作品不投入创作时间。作品创作途中发现偏离创作动机,则不继续创作。
K:H酱真严格。
H:因为我们已经没有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