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大部分作家不那么痛痛快快地写杀人呢?
周围的人的情绪控制真的难到一塌糊涂!

为什么大部分作家不那么痛痛快快地写做爱呢?
周围的人的情绪控制真的难到一塌糊涂!

为什么大部分作家那么痛痛快快地让剧情如同飞奔的野马一样前进呢?
写了半天就会因为“这谁看得懂啊”之类的想法出现自我嫌恶感!
※刚开始读《永恒的终结》的时候那种云里雾里的感觉,阿西莫夫自己不觉得羞耻吗?
※但是《永恒的终结》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