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704 天前,最后修改于 704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我感觉我也是闲得慌,居然开始讨论时政了。
关于这个问题,实际上我觉得单纯从物质基础条件来说,主要发达国家不应该存在任何控制住疫情的阻碍。无论是单纯的卫生资源还是通信渠道,你要和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比……真的没有什么缺乏可言。
一般媒体或者公众社群也抱有类似的态度:既然我们都行,你们为什么不行?
……不过,我们如果反向解构这个问题,会得出什么结论?为什么全世界基本都不行的情况下,中国显得挺行的?
不管思维和物质条件如何,大家可都是两条腿两只手一个脑袋一样的人,我不认为中国人特别优秀。
从已经发生过的状况来说,我认为有一点很重要;而在各种状况都发生过以后,我认为还有一点也很重要。
其一重要的是,我们的政府人员背负的责任似乎更大一些,大到敢于做出封城这种冒进的举措。须知,当封城上升到行政水平时,其难度是很大的,它不单包括承认已经发生的问题在内,还包括要引发更多的问题来避免更大的问题的意思在里面。
我说的责任,并不是说“十亿条人命”那种东西,而是说“身家性命”那种小家子气的东西。作为一个政府官员,在中国,如果放任“更大的问题”发生,会受到毁灭性的影响……而从先进国目前的态势来看……他们的高官上至国家的统治者,都没有可能去背负那种程度的责任。
只有脑袋上悬着达摩克利斯之剑时才会削尖了脑袋想办法,这是其一。
其二,我觉得中国运气不错。
这是真的。
大家都知道,保持社交距离、戴上口罩可以有效避免新冠病毒的传播——但它的边际效应相当特殊。在相当人数默认这一基础防疫手段时,它才会起效;当方案使用者没有超过一定阈值时,90分表现和0分不会有太大差异。
那么为什么中国人的隔离、管控手段成功了,其他国家的人失败了?中国人比其他国家的人更讲卫生吗?我看不见得。
无非就是运气很好罢了。
这一套手段对于新冠病毒真的有效,加之最初的爆发点只有少数区域,加上身为发展中国家的扛把子家里还有一点折腾用的余粮……使得在医疗击穿的前提下,中国依然有余裕去实现控制。
在这一控制下,不管是对患者的治疗还是对公众的防疫措施,都达成了较好的效果,因而阻止了破窗效应的产生。
实际上,当今“遵守防疫手法,就能确实防疫”已经成为一种信仰,这使得一个原本在没有政府管控时不可能自发发生的奇迹发生了:所有人都参与防疫,所以防疫成功了。
因而回头看看,还是挺刺激惊险的。如果这一场瘟疫危机中,我们有更多的省市带有一个恶劣的开局,我想在上述和其他国家别无二致的破窗效应下,收获的结果也不会和其他国家差太多。
当然现在除了享用胜利的美酒外,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可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