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1167 天前,最后修改于 1167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和别人解释自己的观点,净是浪费时间。
别人不见得赞成,甚至不见得听。


最近四六级开考,有感。
由于国家最近在意识形态和大国发生明显碰撞,不少声音对学英语这件事有所质疑。不过也有声音说,应试教育时期是唯一能好好学一门国际语言的时候,义务教育还不用自己花钱。
这么说来,假如说我高中糊弄了那么久,唯一值得一提的就是我的英语过关了。
我在高中图书馆的原版书区流连忘返,看了不少好书(里面甚至有给我带去很多噩梦的英翻版铳梦正版漫画),还努力把之前摸掉的课本好好学了一遍又一遍。
大学没有英语课程,六级直接一遍过,而且比四级分数还高。
所以我想说,在各种社交媒体刷自己为四六级备考英语多么认真刷题、背单词的人,你们是在整什么呢?
这不是一个学生但凡花点功夫在学习上应该能做的事情吗?
与其说现代HR是在淘汰不学习的人,不如说是在淘汰不努力的人。
当然,如果有一天能有足够的文化输出能力,不学英语,至少逼迫别人学点中文,我也是支持的。


大部分转生类作品,第一要务实际上并不是赋予主角超能力,而是赋予他一次阶级跃迁。
以他的身份,原来是没有机会和那些女性交往的。
试想某闲人A或学生B,如果说加上起○线的民工C,不让他们进行穿越,而是直接让他们原本在异世界邂逅的女冒险者D、魔法生物(剑灵或者龙娘之类的)E、公主F穿越过来,并维持原来的社会阶级呢?
那么D会成为OL,E成为偶像,F成为任○○的女儿。主人公没有接触的机会。
即便村姑G穿越过来,维持原来的身份——女性是可以通过婚姻来进行向上的社会阶层流动的,不会青睐原来的主人公。
所以比起超能力展开,穿越文更优先解决了主角的婚姻和社会阶级问题,这可能才是爽文的爽处吧。


最近似乎发生了许多相当赛博朋克的事儿。
限厕手段啦,用人黑名单啦,金融平台集资监管问题啦,平台转嫁矛盾给用户和商家啦,垄断席卷民生项目啦,就差把人体直接就地起价了。
有许多人给赛博朋克定义为High Tech Low Life,我并不完全赞同。所谓生活质量这种东西,是和热量一样通过比较得出的概念,你如果去和古代的奴隶比较,即使是low life也要相当意义上承认人类的生活质量的进步,尤其还是有百年和平就在眼前的时候。
但是也不可否认,如果说我童年或少女时期关注的赛博朋克更多是在科幻层面和冒险故事层面,现在我已经隐隐约约触及到它的底部了:一切故事最后会演变为社会的结构性矛盾,而它们最后会归因到社会生产关系上。
未来会怎么发展呢?我很不安,但作为一个看客充满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