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1354 天前,最后修改于 1033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齐整的记忆,直至靠近微暖碎星的最顶端,倏地暗淡起来。
我只记得那还是在设施的时候,晴空万里。那时候的记忆总是伴着小爱银铃般的欢笑。
大片的蓝天,大片的云,大片的草。设施投下灰冷的影,对于年幼的我们是一个不祥的巢穴。
风吹过,树叶和草叶一同沙沙作响。我抚摸着小爱的头,望见树下的孩子湮没在比自身还大的画板后。而小爱已经奔出去了,此时的记忆是略有不快的。
“小橘!小橘!你画得好棒!”
同样走到画板之后的我,看到铅笔精确地呈现着的正是那天,那云,那草,那设施,以及我拙劣地给小爱扎上短双马尾的身姿。叫作橘的孩子沉默着,右侧落着一本素描入门。
喂,你可是只有6岁哦。
如果现在的我回到当时,一定会这么说吧。
“我也想画,我也想画!”我刚扎出的短双马尾挨近靛青色的短发之时,心有些揪紧。那不言的孩子更换了画纸,把铅笔递到小爱手中。
符合年龄的笔触,画的不知是游乐园还是百鬼夜行。不过仔细看的话,能知道这是天上的云在她心中的投影。
“小爱真有想象力呢,”橘说。这句子激起一片笑声的涟漪。
“最下面的三个……难道是我们三个?”
“是的哦!”
“这个画了马尾辫的,眼神特别凶的是我???”
“小春就是这样的啦。——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被我用拳头轻轻旋着脑袋两侧的小爱开始挣扎起来。橘拾起铅笔端详画面,略一沉思,在三个火柴人中短发的那个的手中,画了一把精致的激光剑。
居然笑了。你这货不是阴沉系的角色吗?
等等,配合上小爱画的百鬼夜行,你是想说,我们都由你保护吗?
毫无预兆地,我夺去铅笔,在那个眼神很凶的双马尾身上画出了单兵用RPG。
橘沉默地看了我得意的脸半晌,取出备用铅笔,在她的角色周围画了浮游炮之类的东西。
真是既厉害又可恶,鉴于居于中位的双马尾少女占去了短发少女的一只手,原本以为拿着一把剑就是作画的极限,然而浮游炮却脱离了限制。
但我是那种会在军备竞争中轻易认输的人吗?我又动起笔来。
“喂,你可是只有6岁哦。”
轮得到你说吗!

不知为何,在回转的记忆大厅中,这个碎片每每令我战栗,甚至在半夜惊醒。
我少有恐惧之事,因为我已对自己发誓不再恐惧。即便如此,这一串烂漫的长镜头,总令我本能地战栗。
视觉上的印象是最快消退的,一切又会变得模模糊糊,然而温暖湿润的青草气味,无时无刻萦绕着的沙沙声与笑声,却并非如此。
还有。
还有就是。
那在我手中温柔地卷曲的发梢。这触感,仿佛她在上一秒还在我身边一样。
我只能伫立在镜前,缓解随之而来的幻肢痛。
也许不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