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499 天前,最后修改于 499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实际上已经挺长时间没开团跑团了,为什么会突然梦到跑团也是很神奇的一件事。
当然和大部分梦一样,梦境在突然开始时,我已经莫名其妙地熟悉了一些前置剧情。这是一个4人团,我是其中一个PC。开跑时我在小旅馆大厅里和一个老水手掷骰子。
……没错,不知为何,团在跑的时候,我会“身临其境”。我却也能随时切回桌边查阅规则书、角色卡与主持人给予的各种前置资料。

那是一种奇妙的体验。因为我主持团更多,我立刻开始学习——什么是浸入式跑团能有,但是现实跑团中往往忽略的部分?
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色调。小旅馆右侧的硕大窗户投入了大量橘黄色阳光,在现实中只有瑰丽的夕照能够比拟,这让整个空间中的一切都变了颜色,打上了一层分明的光影。其次是刺鼻的气味——鱼腥味和柠檬汁的味道,在整个梦境中无时无刻地提醒我所在的位置。在交谈的间隙,我可以听到远处始终快速有节奏的菜刀声。
顺带一提老水手是另一个PC,我丢骰子打牌输了320美元,NMD。
我的调研没有结束,我依然在环视这个小旅馆,看看是什么我能学习的。前方是紧贴墙壁在阴影中通往2楼的木质楼梯,侧面就是传来菜刀声的门框,左侧就是柜台,中间是我们这张油腻腻的桌子,后面是通往街道的门。头顶的短叶风扇不断旋转着。我注意到由于空间不足引发的强烈的狭窄感,这是一种难以在实际跑团时传递的体验,但我有自信我站起来一定会磕着碰着其他椅子,尤其是不想碰到那油腻腻的桌子。此外,这破椅子因为比同类的椅子小一号,又非得安两个扶手,让我极其不舒适。
另外俩pc推开门,伴随一阵门铃铃音,坐在椅边,主持人扮演的巨乳服务生从后厨为所有人上茶,并且招呼询问来此地的动机,权当PC导入彼此介绍。别问我,我记不清了,我只知道这会是涉及此地20年前神秘事件的调查团。一个是穿得精明、领带上甚至有别针的商人,另一个则是穿着衬衫、气喘吁吁、不停擦汗,背带陷入肉里的胖子,坐下时可怜的椅子发出了吱嘎一声。商人和胖子都先自我介绍了,只是偶然路过,三言二语结束了导入,我么?我的中二魂熊熊燃烧!
“小姐,你们没有什么美军基地吧?”
“呃,有的,在西南方向有一个。”
我一看主持人给的地图,额额额怎么会有的!这让我刚想好的“神秘的隐藏美军基地”一套话全部报废。
马达马达!我结结巴巴地接着说:
“我说的当然不是这种堂而皇之的东西!有没有那种进行‘特别活动’的美军基地。比如说(压低声音)外星人。”
巨乳服务生显然不知道怎么应对我这迷惑发言。
“我有一位同事,XXXXX教授,平时……(在此省略500字),而当我们进入他的房间时,这可怜的老年人的精神已经变得十分可怕了:他坐在那里,但也只是坐在那里,双眼圆瞪,对外界的一切都没有反应,保持着惊恐的表情。现在他还在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不过我拿到了这个!”
我掏出一张黄色的纸。圆珠笔写的似乎太low。“那是他咬破了食指,留给我们的最后讯息,GO ……”
等会儿,这镇子叫啥?
主持人暗示我看上面有美军基地位置的地图。哦哦,COLOSSUM。
于是纸上瞬间出现了血红色的GO CLOSSUM。“这就是为什么我在这里的缘故。”
在一阵迷之尴尬里,我醒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