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编写于 739 天前,最后修改于 570 天前,其中某些信息可能已经过时。

马克·吐温曾经被问过,如何成为一个文学名师。他回答说,就写啊,天天写,天天写(此时应有GIF),如果实在写不出,就写,“我今天实在没有什么可写的了”,那也算是一话。总之,笔不能断。
虽然我没有马克·吐温式的强迫症,更不用说我不能轻易接受这种非逻辑的推论,但是若说有一个月我停止更新了本BLOG,那么它距离吃灰估计也不远了。更何况,我的双拼已经完成度很高了,现在再进行大量输入对我而言已经不算是什么负担了。
其实本月发生了不少事情,甚至也有那么两三个时机让我觉得,或许我该动笔谈谈最近的生活了。我的朋友的游戏在Steam上飒爽登场了,还挺好玩的,我为推广起到了小小的作用;我的职场一帆风顺,而且在最近的一轮劳资谈判中我得到了令我非常满意的答复;我的《星没镇》有了更具体的有趣构思;甚至,一个上古项目《因与果之屋》,我都有了一些灵感。
但是一旦回到家,一种疲劳感就随之而生,让我摆脱不掉,加上要做朋友那个游戏的任务啦、影之诗的任务啦……使得我尽管在精神上保持亢奋,然而实际上没有什么更明确的前进行动。所幸我给自己定出了一些日程,无论如何明天要画点什么,也算是不浪费这个11月了。
既然马克·吐温说,写什么都行的话,何妨做一个简单的思考实验呢?反正星弓也可能会爆炸的。
如果说,工作内容是,什么都不干——工资也不比现在更高,也不更低,但什么都不让干,这份工作值得接下来吗?
这里的什么都不干,是指除去正常的生理需求外,只允许坐在椅子上发呆这么一回事。或许说发呆还不太合适,毕竟发呆时人还可以进行思维活动。根据实际的情景,你要像在会议中,所有人盯着你一样,需要集中精神证明自己没有发呆、没有打瞌睡……
老实说因为我相当有能,在目前的工作中,每天只用2~3小时就能完成全部的内容,剩下的时间都在网上冲浪,这已经令我觉得相当不妥了,但是考虑到工资的要素,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你也不知道今天阅读的东西里会不会有黄金,成为未来的自己的食粮……但是如果真的是纯粹地贩卖生命,把人生中的一段时间切割掉换成钱,这种事儿能做吗?
窃以为是很值得苦恼的问题,特别是价格非常“合理”的时候——既没有高到欣然而往,也没有低到直接拒绝。
所幸这也只是一个思想实验,不会是所有人都面临的难题的。